连云港律师网-连云港市律师协会官方门户网站

 

 

搜索

时某医疗损害赔偿案归责原则探讨

收藏 分享 2011-6-23 10:00| 发布者: lygls| 查看数: 4424| 评论数: 0

摘要: 法律与医学杂志2003年第10卷(第3期)P131-132 医疗纠纷与诉讼 时某医疗损害赔偿案归责原则探讨 季荣寒1 李健2 【关 键 词】医疗纠纷;丁胺卡那霉素;归责原则 【中图分类号】D913;R595.3 【文献标识码】B 【文 ...

 

法律与医学杂志2003年第10卷(第3期)P131-132

 

医疗纠纷与诉讼

 

时某医疗损害赔偿案归责原则探讨

季荣寒1   李健2

 

【关    词】医疗纠纷;丁胺卡那霉素;归责原则

【中图分类号】D913R595.3

【文献标识码】B

【文 章 编 号】10079297200303013102

 

案情简介

时某,女,29岁,农村妇女。1994412日下午,因病到当地卫生院就诊,卫生院予以对症治疗处理。次日晨,时某仍感头晕,伴有恶心、发热,并出现面色紫绀,不能言语,再到该卫生院就诊,卫生院诊断为:头晕待查,上感?利君沙反应,即予:5GS250ml+丁胺卡那霉素0.2×3支及10GS500ml10%氯化钠10ml,维生素B6 4支,辅酶A 1支,10%氯化钠10ml,维生素C 6支,ATP 2支,静滴(该组未用),配食吗叮啉口服液治疗。上午730时,当5GS250ml+丁胺卡那霉素0.2×3支静滴快结束时,患者突然面色发绀,呼吸不规则,卫生院立即采取胸外按摩,吸氧,注射肾上腺素、洛贝林等抢救措施,但时某已停止呼吸,至750时抢救无效死亡。

 

鉴定

时某家属当日向某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以下简称县鉴定委员会)申请鉴定,县鉴定委员会接到鉴定申请后即请有关专家到该卫生院进行调查,认为诊断过程无明显失误,同时邀请县法院和公安局的法医进行尸体解剖,鉴定结论为:“时某属特异性丁胺卡那霉素过敏休克死亡可能?”(丁胺卡那霉素不属国家要求必须要做过敏试验的药物,时某死亡属特异性体质意外过敏死亡所致)。

19991210,县鉴定委员会通过调查,结合法医鉴定结论得出三条分析意见:(1)可以排除输液反应,就诊时及抢救用药均无不当;(2)临床表现不像过敏反应;(3)患者在卫生院只用过丁胺卡那霉素及5%葡萄糖,这两种药均无急性过敏性反应的报道,药典也未规定使用前需作皮试。因此,即使患者是过敏反应引起的死亡也与卫生院用药无关。最后结论为非医疗事故。时某家属聘请律师与卫生院协商处理,医患双方达不成一致意见。

2000519,患者继承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卫生院承担赔偿责任,赔偿各项损失35516.4元。法院在审理中认为法医鉴定结论和县医院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的分析意见对时某的死亡原因没有做出确定性的结论意见。依法委托某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以下称市鉴定委员会)对时某的死因重新鉴定。20001225日,市鉴定委员会做出了《医疗事故(事件)技术鉴定报告》,其分析意见为:(1)该患者就诊时医院给予的处理无原则性错误,(2)患者属丁胺卡那霉素过敏死亡,(3)患者发生过敏后,医院组织的抢救处理基本上是积极负责的。市鉴定委员会根据国发(8763号《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第3条第2款有关“由于病情或病员体质特殊,而发生难以预料和防范的不良后果”和苏政发(897号《江苏省<医疗事故处理办法>实施细则》第4条第3款第5项有关“在药物(包括生物制品)正常剂量治疗过程中,病员发生严重的副反应或药物过敏(不含规定做过敏皮试而未做者和已知病员对某药有过敏史而继续使用者)”之规定,本例医疗事件为非医疗事故。

 

法律适用讨论

一、法律适用上的两种观点

法院在审理该案过程中,就卫生院应适用何种归责原则,产生了较大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该案应适用公平原则。时某在卫生院就诊期间,因丁胺卡那霉素过敏死亡,虽然被告卫生院的医生对时某就诊处理无原则性错误,发生丁胺卡那霉素过敏后,被告卫生院的抢救处理积极负责,时某死亡属于“病情或病员体质特殊而发生的难以预料和防范的不良后果”,医疗事故鉴定部门对此事件的鉴定结论为“非医疗事故”。但由于时某药物过敏死亡与被告的诊疗行为之间具有一定得因果关系,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年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为《2001年纪要》)关于诊疗护理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的,对被告卫生院不适用过错赔偿原则,可以按照公平原则判决当事人分担损失的精神,时某的死亡经济损失,判由被告分担一半,即尽管被告卫生院在诊疗和抢救过程中无过错,但也应按公平原则,承担一半的损失。据此,本案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6条第3款、第119条、第132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卫生院承担时某死亡损失58920元的50%,计29460元。

第二种意见认为,该案属于医患合同纠纷,对卫生院的行为应适用于过错原则,卫生院在履行合同中无过错,就不应承担责任。

理由是:衡量卫生院有无过错的标准是看卫生院在诊疗护理过程中有无违法或违章操作的表现,本案中,时某的死亡属于“病情或病员体质特殊而发生的难以预料和防范的不良后果”。卫生院对时某的死亡不存在过错,所以,对本案的处理,应适用过错赔偿原则,依据《民法通则》第107条及《医疗事故处理办法》(1987)第3条的规定,确认卫生院不承担责任。

时某的死亡是因丁胺卡那霉素过敏所致,在医学上极为罕见,是卫生院无法预见和无法防范的,是意外事件,参照国务院200222日颁布的新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49条第2款的规定,“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责任”。该条例于200291日起施行,虽然没有溯及力的规定,但对该案的处理仍有重大的借鉴意义。

二、笔者的意见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具体理由分述如下:

(一)归责原则是确定赔偿的前提

归责原则是确定侵权行为人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一般准则,它是在损害事实已经发生的情况下,为确定侵权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损害是否需要承担民事责任的原则,是侵权损害赔偿理论的核心,是赔偿原则的前提,对是否赔偿起着决定性作用,因此,在分析卫生院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适用何种归责原则是至关重要的前提。

(二)适用公平原则和过错原则的根据、理由和区别

在我国的民事立法和侵权损害赔偿理论中,基本的归责原则是过错责任原则,以无过错责任原则为补充。而公平原则是解决双方均无过错的侵权损害赔偿的责任归属问题,其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第4条有关“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和第132条有关“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的规定,这实际上是对过错责任和无过错责任的一种补充。

过错责任原则是司法实践中通用的一般归责原则,在侵权行为法归责体系中居主导地位,调整绝大多数的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它把行为人的主观过错作为承担赔偿责任的基础和前提,本案属于医患合同纠纷,是一般的民事侵权赔偿纠纷,当然,应适用于通用的一般的归责原则,即应当适用过错归责原则。

适用过错归责原则必须同时具备4个构成案件,即违法行为、损害事实、违法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本案中,虽然时某因丁胺卡那霉素过敏死亡,与卫生院的护理行为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但这种因果关系不能成为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根据杨立新“相当因果说”(适当条件说)的观点,“认为某一事实仅于现实情形发生某结果,尚不能就认为有因果关系,必须有一般情形,依社会的见解亦认为能发生同一结果的时候,才能认为有因果关系”(杨立新、虢峰主编,《侵权赔偿实务》P52)。而鉴别原因和损害后果的关系,“必须在与损害事实相联系的诸现象中寻找出客观的合乎规律性的原因”(杨立新、虢峰主编,《侵权赔偿实务》P55)。本案中时某的过敏原因并不带有规律性,即同样的、常规的护理行为适用于生理体质正常的人是不会发生过敏乃至死亡后果的,只有在适用于像时某这样体质特殊的病员时才会导致过敏乃至死亡的后果,出现这样的后果是医患双方都无法预见的。故这种因果关系不能成为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卫生院的护理行为并无过错,没有违章或违反操作规程,故卫生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公平原则是司法实务中的一个特例,它仅仅适用在双方均无过错,损害事实已经发生的情况下,以公平作为价值评判标准,根据实际情况和可能性,由双方当事人公平分担损失的原则。

公平原则的适用条件在法理上有着严格的限制,它必须是加害人、受害人均无过错,损害后果的产生与加害人、受害人的行为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或无法分清损害后果产生的原因,适用范围限制在当事人双方均无过错,且不属于无过失责任原则调整的那一部分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超出此范围的,不能适用《民法通则》第132条的规定。为了便于人们正确理解和适用公平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5条、156条、157条作了具体的解释,第155条规定:“因堆放物品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如果双方当事人均无过错,应根据公平原则酌情处理”;第156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他人损失的,险情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可以责令受益人适当补偿”;第157条规定:“一方是在为对方利益或共同利益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由此可以看出,适用公平原则须考虑以下因素:(1)损害事实;(2)双方均无过错。笔者认为损害事实的发生可以预见或避免,只要致害人尽到了“注意”的义务即可适用该原则;或者是虽属意外事件,但有一方获益或免遭损失或减少损失,也可适用该原则。(3)公平原则是“把它作为对其他法规在实施中引起不公平的结果时的一种矫正”(《南斯拉夫债法》规定)。本案损害后果产生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双方当事人的过错,而在于时某“病情或病员体质特殊而发生的难以预料和防范的不良后果”。属于意外事件,卫生院并没有因时某的死亡而受益,故卫生院在本案中不属于公平原则归责的适用范围,假如让无过错的卫生院按公平原则分担损失,只能产生更加严重的不公平后果,即只要发生病员伤亡后果,卫生医疗单位都得赔偿,这样对本身就是公益性质的医疗单位显然太不公平,医疗单位岂不赔光?最终受害的是整个社会,这是与公平原则的基本精神相抵触的。

综上,结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年纪要》有关在医疗损害赔偿案件中,“如法医学鉴定对医疗单位是否有过错未做出结论性意见,仅鉴定诊疗护理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的,可以按公平原则处理判决当事人分担损失”的规定,由于本案中法医学鉴定已经确认,“可以排除输液反应”,“就诊时及抢救用药均无不当”,属“非医疗事故”,从而排除了适用该《2001年纪要》条款的假设条件。因此卫生院在对时某丁胺卡那霉素过敏死亡的赔偿案件中,应适用过错归责原则,而不能适用公平原则,卫生院没有过错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作者单位:1、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东海分所,222300

               2、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222300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登陆邮箱

连云港市律师网-连云港市律师协会官方门户网站 网站制作电话:15651499116 ( 苏ICP备11048900号-1 )

GMT+8, 2018-9-20 00:32 , Processed in 1.08809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