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律师网-连云港市律师协会官方门户网站

 

 

搜索

江苏田湾核电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仲裁裁决书选录)

收藏 分享 2011-6-18 16:17| 发布者: lygls| 查看数: 3189| 评论数: 0

摘要: 连云港仲裁委员会裁决书 (2005)连裁字第058/071号 申请人(反请求被申请人):江苏XX有限公司,住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海棠中路28号;法定代表人:陈X博,董事长;委托代理人:钱X云、陈X,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 ...
 
连云港仲裁委员会裁决书
                                           

(2005)连裁字第058/071号


      申请人(反请求被申请人):江苏XX有限公司,住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海棠中路28号;
      法定代表人:陈X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钱X云、陈X,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反请求申请人):江苏XXX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住江苏省靖江市开发区东郊园区6号;
      法定代表人:孙  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邵  X,江苏泰州江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X明,男,45岁(1959年12月5日生),汉族,江苏XXX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住江苏省靖江市龙潭新村5区18号,身份证号码为32102419591205021X。

      案      由:买卖合同纠纷

      连云港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根据申请人江苏XX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江苏XXX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于2003年8月28日所订《凝结水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采购合同》第10.2条所规定的仲裁条款,以及申请人于2005年4月20日向本会递交的仲裁申请,受理本案。
      申请人于2005年5月8日选定仲裁庭由3人组成,张玉军任仲裁员;被申请人于5月12日选定仲裁庭由3人组成,刘凤任仲裁员;双方共同选定顾一心任首席仲裁员。本会主任于同年5月18日决定仲裁庭由3人组成,顾一心为首席仲裁员,张玉军、刘凤为仲裁员,共同审理本案。
      2005年4月30日,本会秘书处将申请人的《仲裁申请书》副本及其他相关资料送达给被申请人,被申请人接文后于5月8日分别向本会提交了《仲裁反申请书》和《仲裁答辩状》。5月10日,本会秘书处将被申请人的《仲裁反申请书》和《仲裁答辩状》副本及其他相关资料送达给申请人,申请人接文后于5月18日向本会提交了《仲裁反申请答辩书》,仲裁庭在庭审中将申请人的《仲裁反申请答辩书》转达给了被申请人。
      2005年4月20日,申请人向本会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本会秘书处于同年4月26日将该申请转达给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于同日作出(2005)泰诉保字第13号民事裁定,冻结并查封了被申请人的664469.70元银行存款或相应财产。申请人为此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支付了保全费。与此同时,本会秘书处还根据申请人于2005年4月20日提出的申请,调取了被申请人的工商、房产及车辆登记情况。
      仲裁庭在审阅了申请方的仲裁申请、被申请方的反申请及双方当事人分别递交的相关材料后,分别于2005年5月27日、6月26日两次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方代理人钱X云、陈X及被申请方的代理人邵X、王X明到庭参加了仲裁审理。
      在庭审中,由于双方当事人对在确保350mm、800mm和1690mm的尺寸下能否制造出45度顶角的捕捉器一事发生争议,申请方根据仲裁庭的要求于5月31日提出了鉴定申请,并附有《关于树脂捕捉器外壳半锥顶角不能制造成45度角的说明》;申请人也于同日提出了《关于树脂捕捉器外壳鉴定问题的意见》。本会秘书处将上述申请、说明和意见转交各方后,被申请人于6月3日作出了《对XX“关于树脂捕捉器外壳鉴定问题的意见”的答复》,申请人则于6月6日提出了《关于对XXX公司有关树脂捕捉器外壳说明的意见》。6月26日,仲裁庭再次召集争诉双方对鉴定问题发表了意见。根据这些申请、说明、答复和意见所表达的在确保350mm、800mm和1690mm的尺寸下不能制造出45度顶角的锥型捕捉器的共同意见,仲裁庭作出了不再委托鉴定的决定。
      仲裁庭认真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论,详细核查了本案的案件事实。为平息纠纷,仲裁庭专门组织了调解,未果。经评议,现对本案作出裁决,并将当事人主张、仲裁庭意见、案情与裁决分述如下:
       一、当事人主张
     (一)申请人的主张及其证据
      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中认为被申请人交付的捕捉器的滤元缝隙宽度、外壳形状及角度不符合双方所订合同的规定,要求仲裁庭准予解除合同,裁令申请人退货、被申请人退款并向申请人赔偿损失54328.65元。
      为支持其主张,申请人提供了下列证据:
      1、争诉双方于2003年8月28日订立的《凝结水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采购合同》及其技术附件一份,证明双方买卖关系的存在及买卖标的的各种技术指标;
      2、争诉双方于2004年5月8日签署的关于树脂捕捉器的缝隙问题的《会议纪要》一份,证明被申请人所供之产品存在缝隙超标问题;
      3、被申请人派出代表马卫南于2004年5月20日亲笔书写的说明一份,证明经“修理”后的买卖标的又出现了缝隙过小的问题;
      4、申请人于2004年6月18日所制作的《检验滤芯的缝隙宽度》表五份,证明经“酸洗”后的买卖标的仍存在缝隙超标的问题;
      5、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出具的《过程设备设计计算书》一份,证明被申请人已承认其交付的产品的锥型封头不合格;
      6、被申请人于2004年10月26日发给申请人的传真一份,证明被申请人承认其交付的产品的缝隙宽度和锥型封头不合格;
      7、被申请人于2003年9月26日开出的发票10张和申请人于同年10月26日向被申请人汇款591600元的凭证一份,证明申请人已支付了85%的货款;
      8、2000年1月1日起实施的JB/T 2932-1999《水处理设备技术条件》一份,证明GB150-1998标准应当适用于本案; 
      9、东北电力设计院于2005年5月31日向申请人出具的《关于有关技术参数的意见》一份,证明该院只是申请人的技术顾问,不是申请方的代理人,无权修改合同。
     (二)被申请人的主张及证据
      除申请方证据4以外,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供的其它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申请方证据1中的缝隙宽度不是压力容器,GB150-1998标准不适用于本案。被申请人进一步认为申请方证据2只表明双方对缝隙宽度有争议,但不表明缝隙超标;申请方证据3中缝隙过小的问题已经酸洗排除;申请方证据4是其单方所为,不具有真实性和客观性;申请方证据5不表明封头不合格,而只表明在现场距离下不可能生产出45度顶角的锥型封头;申请方证据6是对缝隙宽度及锥型封头的说明,而不是承认其不合格。被申请人对申请方证据7、8没有异议,认为申请方证据9中的东北电力设计院不仅是申请人的技术顾问,而且还是申请人的设计单位;其所发表的有关0.15mm的意见不是对合同的变更,而是对0.1mm的约定宽度可否偏差至0.15mm的一种看法。被申请方强调其交付的捕捉器的缝隙宽度和锥型顶角不存在不合格的问题,申请人不仅不应退货,还应支付余款104400元。
      为主持其主张,被申请人提供了下列证据:
      1、申请人于1999年8月23日与国家电力公司东北电力设计院订立的《连云港XX站常规岛部分及其附属部分设计及技术服务合同》一份,证明东北电力设计院是申请方的设计单位;
      2、申请人之俄方“凝结水处理系统图”一幅,证明捕捉器的现场尺寸为350mm、800mm和1690mm,在此尺寸下不可能生产出45度顶角的锥型封头;
      3、经东北电力设计院于2003年9月3日审定的捕捉器设计图一份,证明捕捉外壳的形状和角度已经东北电力设计院认可;
      4、争诉双方于2003年9月28日签署的《物项检验报告单》一份,证明申请人在接受货物时,对捕捉器外壳的形状和角度未提出异议;
      5、申请人与东北电力设计院于2004年2月5日-16日间形成的《XXXX站施工图文件澄清单》一份,证明申请人与设计院人均同意封头缝隙可偏差至0.15mm;
      6、东北电力设计院于2004年11月5日发给被申请人的传真一份,证明该院已将其与申请人间形成的有关0.15mm的共识告知了被申请人;
      7、1987年1月14日实施的JB2932-86《水处理设备制造技术条件》一份,证明双方所选用的部标中没有锥角角度的规定;
      8、2003年6月1日施行的《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及《压力容器手册》各一份,证明捕捉器不是压力容器,不应适用GB150-1998标准;
      9、1988年6月1日实施的SY5182-87《绕焊不锈钢筛管》标准一份,证明筛管缝隙宽度未注公差时偏差值的部颁标准;
      10、2003年10月—2005年2月间,国内市场中,反映水处理设备之防树脂用筛管缝隙的通常宽度的《招标文件》五份,证明0.2mm、0.25mm都是合乎行业标准的。
      除被申请方证据10外,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所提供的其它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东北电力设计院不是申请人的设计人,封头不一定要设计成锥型,东北电力设计院无权对产品的合格与否作出判断,被申请人在其证据3中明确声明其制造的捕捉器受JB/T 2932-1999和GB150-1998标准的约束,SY5182-87标准不适用本案,被申请方证据10与本案无关联性。

      二、仲裁庭意见
      仲裁庭将双方当事人递交的上列证据逐一交由各方质证后,各方提出了如上之质证意见。由于双方对对方提供的除申请方证据4及被申请方证据10以外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未提出异议,故仲裁庭对这些证据予以确认。对申请方证据4,由于是申请人单方面制作的,故不予确认;被申请方证据10反映的是防树脂用滤元绕丝间隙的通常宽度,对本案的处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故予确认。
      此外,仲裁庭对各方当事人在审理过程中涉及的有关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一)关于缝隙
      1、偏差标准的适用
      争诉双方于2003年8月28日所订立之《凝结水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采购合同》附件一,《树脂捕捉器技术规格书》在“设备规范”中称其买卖的捕捉器“绕丝缝隙宽度(为)0.1mm”,但未约定偏差值,也未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工业部绕焊不锈钢筛管标准》(下称SY5182-87标准)。申请方认为,合同约定的缝隙宽度为0.1mm,那就是0.1mm,不能有偏差;被申请方则认为“偏差”是必然要有的,如果合同约定了偏差值就应按合同执行,如果合同没有约定偏差值就应按国家或行业标准执行。仲裁庭同意被申请人的主张,理由是:除非合同本身明定不得有偏差,任何数字标准的执行都应当有个合理的偏差值,这个偏差值可以由双方当事人约定。如果当事人未就此偏差值达成一致意见,又无国家或行业的通用标准时,争议解决者可依自由裁量权对偏差之合理与否作出判断。在本案中,首先,双方当事人没有在合同中明定捕捉器筛管的缝隙不得有偏差;其次,双方当事人没有在合同中对这种偏差值作出约定;最后,国家有《绕焊不锈钢筛管标准》的存在。因此,仲裁庭认为对合同没有明定的偏差值,可以适用SY5182-87标准。
      但是,申请人进一步认为,SY5182-87标准是石油行业标准,而不是核电行业标准;而且该标准只“适用于油、汽、水井防沙用绕焊不锈钢筛管”,而不适用于防树脂用的捕捉器。仲裁庭认为,仅管这只是原石油工业部颁发的标准,但部颁标准是国家标准体系中的组成部份,在争诉双方不能提供其它有关防树脂用滤元缝隙偏差值标准的情况下,正如申请人同意适用国家机械工业局发布的非核电行业的JB/T 2932-1999《水处理设备技术条件》一样,适用该标准是唯一可行的做法。JB/T 2932-1999《水处理设备技术条件》还明确规定,SY5182-87《绕焊不锈钢筛管标准》“通过本标准的引用而构成本标准的条文”;那么既然争诉双方同意适用《水处理设备技术条件》,也就应当适用《水处理设备技术条件》所引用的SY5182-87《绕焊不锈钢筛管标准》,而不论这种筛管防的是沙还是树脂。其实,SY5182-87标准中的筛管和本案所争诉的捕捉器都是水处理设备,根据东北电力设计院有关“目前国内及国外凝结水精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缝隙宽度是0.2mm”的意见、被申请方证据10中所反映的0.2mm和0.25mm的防树脂宽度以及不小于0.35mm的树脂颗粒直径,对照SY5182-87《绕焊不锈钢筛管标准》中所规定的偏差值标准,防沙和防树脂在缝隙宽度之偏差值上并无本质差别。
      2、偏差标准的理解
      SY5182-87标准在第2.7条中规定,“缝隙宽度偏差应符合表3的规定”, 而表3规定的标准是:当宽度为0.1-0.25mm时,一级合格率的偏差值指标为±0.025≥85%,±0.050≤15%。双方约定的缝隙宽度为0.1mm,其±0.025为0.075-0.125mm,其±0.050为0.05-0.15mm;换言之,双方买卖之捕捉器的缝隙宽度在0.075-0.125mm之间的不得少于85%,在0.05-0.075和0.125-0.15mm之间的不得多于15%。现在出现的问题是,假如一种约定缝隙宽度为0.1mm的筛管,其0.075-0.125mm间的缝隙占了86%,0.05-0.075和0.125-0.15mm间的缝隙占了13%,余下的1%的缝隙宽度大于0.15mm或者小于0.05mm;这是一个合格产品吗?申请人认为不合格,被申请人则认为合格。在约定标准为一级合格率的情况下,仲裁庭同意申请人的观点,因为SY5182-87标准虽然没有说两个偏差值之百分比的和必须为100%,但如果理解为可以小于0.05mm或大于0.15mm,那么在规定了±0.025≥85%之后,就不必要再规定±0.050≤15%了。
      3、争诉产品的缝隙
      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称经被申请方酸洗后捕捉器缝隙“许多……在0.15mm及以上”,并由其提供的证据四可知,10台捕捉器中的5台捕捉器3256条缝隙中只有1条缝隙的宽度超过0.15mm(即0.2mm)和73条缝隙的宽度低于0.05mm(即0.04mm),占已测缝隙的2.27%。被申请人认为上述数据为申请人单方面所测,他不认为有小于0.05mm和大于0.15mm的缝隙,但其在于2004年10月26日发给申请人的传真中承认曾经“有极个别的0.2mm的缝隙”,但已调至0.15mm以下。双方没有提出对争诉之捕捉器缝隙进行检测的请求,而且从双方的交涉过程可见争议的主要点是0.15mm的缝隙是否合格,因此仲裁庭认为,争诉之捕捉器缝隙的宽度应在0.05-0.15mm之间,但对各种宽度的缝隙之比例无法作出判断,好在这些比例也并不是双方的争议所在。
      不深究是否有以及有多少小于0.05mm或大于0.15mm的缝隙,不深究0.05-0.15mm间各种宽度缝隙的比例,不是仲裁庭对自己所热爱的仲裁事业的懈怠。SY5182-87标准除了规定有一级合格率指标之外,还规定有二、三两级合格率指标:二级合格率指标为±0.050≥90%,三级合格率指标为±0.050≥85%。那就是说只要宽度在0.05-0.15mm间的缝隙达到90%或85%以上,不论是否有小于0.05mm或大于0.15mm的缝隙存在,以及0.05-0.15mm间各种宽度缝隙的比例是多少,都不影响产品的合格与否。争诉双方没有约定合格率指标的等级(在这种情况下,让仲裁庭来确认,也只能取其中间值),那么即使如申请人所言,有2.27%的缝隙宽度小于0.05mm或大于0.15mm,在这些缝隙之和不足10%的情况下,深究是否有这些缝隙以及0.05-0.15mm间各种宽度缝隙的比例是多少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4、东北电力设计院
      根据《连云港站常规岛部分及附属部分设计及技术服务合同》的规定,国家电力公司东北电力设计院是申请方的设计单位。2004年2月13日,申请方请求设计单位“澄清0.15mm的缝隙宽度可否接受”;2月16日设计单位回复说:“0.15mm的缝隙宽度可以接受,目前国内及国外凝结水精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缝隙宽度是0.2mm”;申请方的经办人于2月23日作出“同意”的意思表示。同年11月5日,设计单位电告被申请人:“树脂捕捉器滤元缝隙0.15mm是可行的”。申请人认为,有关“澄清”的文件是设计人与其委托人间的内部意见交流,不发生对外的效力;设计单位也不能超越设计委托人的授权,对产品的合格与否作出判断。仲裁庭的意见是,内部意见如果只在内部交流,那当然不会发生对外的效力;但是,如果这种内部意见已对外公布,就必然会发生对外的效力。本案的情形是,被申请人不仅取得了这种所谓的内部意见,设计单位还将该意见正式通知给了被申请人;因此,仲裁庭即使愿意支持申请人的主张,也无法再将这种已经转化为外部意见的所谓内部意见局限在“内部”了。按照我国的交易惯例,设计人在不违背国家强制标准的情况下对产品合格与否所发表的意见是具有权威性的,而且这种意见也已为交易双方所接受,因此可以作为判断交易产品是否合格的依据。
      申请人还认为,设计单位无权替设计委托人修改或变更合同,申请方的所谓“审查”者也只是普通工作人员,不能代表申请人决策。仲裁庭认为,从“澄清单”的内容来看,申请人是在明确了约定宽度为0.1mm、俄方对公差的态度的情况下要求东北电力设计院澄清可否接受0.15mm宽度的,因此0.15mm是对0.1mm这个约定的补充,而不是对0.1mm这个约定的修改或变更。东北电力设计院实际上只是对“0.1mm约定宽度能否偏差至0.15mm”这个问题作了肯定回答,在被申请方证据5和6中均无修改或变更合同的意思。经办人在其经办的事务中所实施的行为是职务行为,其法律后果应当由该职务所归属的单位承担;经办人在单位中的身份实际上并不影响职务行为法律后果的承担。
     (二)关于顶角
      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称被申请人所供之捕捉器锥壳半顶角大于60度,不符合GB150-1998有关45度的标准。后在《关于树脂捕捉器外壳鉴定问题的意见》中,申请人又认为捕捉器外壳可以是锥型的,也可以是椭圆型或者碟型的;当被申请人无法生产出45度角的捕捉器时,就应当采用椭圆型或者碟型。被申请人则认为,在距离为350mm、800mm和1690mm的情况下,不可能设计出45度的锥型顶角,也不可能制造出椭圆型和碟型的合格封头。仲裁庭则认为,被申请人在设计出外壳为锥型、角度大于45度的捕捉器后,曾将设计方案送至申请方的设计单位审核,设计单位也已于2003年9月3日给予了确认,并未对“锥型外壳”和“角度”提出异议。这就应当认为双方同意以“锥型”为外壳,而双方实际上也均已承认,在锥型外壳下,满足了350mm、800mm和1690mm的尺寸,就不可能生产出45度顶角的捕捉器。因此,双方实际上已排除了对GB150-1998《钢制压力容器》中有关顶角角度标准的适用。
      GB150-1998标准是有关压力容器的国家标准,本案所涉之捕捉器不是压力容器,故该标准并不必然适用于本案。之所以适用于本案是因为双方当事人的选择,而不是因为国家标准本身的强制力。既是这样,选用者有权排除该标准中部分数据的适用。此外,捕捉器外壳属表面瑕疵,申请人如对此有异议,应于接收捕捉器并签署“物项检验报告单”的同时提出;明知有瑕疵而不提出异议,就应视为接受该瑕疵。因此,仲裁庭无法让被申请人承担不按45度角来生产锥型捕捉器的民事责任。
     (三)关于期限
      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提出的质量异议,已超过了一年的质量异议期;申请人则认为合同并没有规定质量异议期,其提出质量异议的时间也在合理的期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58条的规定,接受货物的一方应在合同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提出质量异议,合同未约定检验期间但约定了质量保证期的应在质保期内提出质量异议,既未约定检验期也未约定质保期的应在合理期间或两年内提出质量异议。双方所订之采购合同未约定检验期,但约定了质保期:“12个月,从签署物项验收会签单的日期开始计算。”因此,申请人应于2003年9月28日至2004年9月27日间提出质量异议。但是,所谓的质量异议期是对产品的隐蔽瑕疵而言的,缝隙宽度应当是隐蔽瑕疵,而由双方于2004年5月8日签署的《会议纪要》可知,申请方就“缝隙”问题所提出之异议的时间在约定的质保期内。对表面瑕疵而言,就无所谓质量异议期的问题。如果接受货物的一方在接受货物时,一眼就能看出货物有瑕疵,仍接受该货物,就应视为其接受了货物的这种品质,否则将与交易的稳定性相违背。捕捉器外壳的形状和角度应属表面瑕疵的范畴,双方在交接货物时并没有对此发生争议,就应视为申请人接受了这种形状和角度。因此,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到交接货物的近一年后的2004年8月才对此提出异议,已超出了提出表面瑕疵异议的合理期限。
     (四)关于余款 
      申请方认为即使没有质量问题,也因余额之支付条件没有成就而不应支付;被申请方则认为其交付的产品不存在质量问题,申请方应当支付余额104400.00元。双方所订之采购合同在第4条中规定,在支付完85%的货款之后,余下的10%应在签署“临时验收证书”后20日内支付,另外的5%则应在签署“设备质保期结束验收会签单”后20日内支付。由于双方在质保期内就产品的质量问题发生了争议,自然也就不可能签署“临时验收证书”和“设备质保期结束验收会签单”。但是,被申请方早在2003年9月26日就已向申请人全额出具了商业发票,其于2005年5月8日提出的《仲裁反申请书》也可视作“供方的支付申请”,质保期也已届满达8个月有余,因此仲裁庭认为只要本会确认被申请人所交的产品合格,余款的支付条件就应当成就。

      三、案情与裁决
      根据上述认识,仲裁庭将本案事实作如下认定:
      2003年8月28日,争诉双方订立《凝结水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采购合同》一份,规定被申请人以696000.00元的总价于同年9月15日前向申请人供应捕捉器10台,申请人于“设备入库单和物项验收会签单”签发的20日内付款85%,于“临时验收证书”签发的20日内付款10%,于“设备质保期结束验收会签单”签发的20日内支付5%,被申请人在每次收款前都应提出“支付申请”和出具相应的“税务发票”。约定的质保期为从签署“物项验收会签单”之日起的12个月,约定的仲裁机构为本会。采购合同还在技术附件中规定“绕丝缝隙宽度”为0.1mm,并适用国家GB150-1998《钢制压力容器》标准,而且还应满足俄罗斯凝结水精处理系统图的尺寸要求。合同未注明或拒绝公差,也未约定合格率指标的等级。合同订立后,被申请人立即设计出了捕捉器草图并送至东北电力设计院审核,该院于9月3日确认了该设计方案,并对设计中的锥型方案及顶角角度未提出异议。交货后,争诉双方于2003年9月28日签署了“物项检验报告单”,该报告单对“锥型”及顶角角度也未提出异议。同年10月21日,申请人依约支付了85%的货款(591600.00元)。
      2004年2月13日,申请人向东北电力设计院函称“滤网绕丝缝隙宽度技术规格书要求为0.1mm,现场实际测量缝隙宽度有的位置达到0.15mm。俄方提出缝隙宽度应该为0.08±0.02mm,请东北院澄清,0.15mm的缝隙宽度可否接受”。东北电力设计院于2月16日回复称:“0.15mm的缝隙宽度可以接受,目前国内及国外凝结水精处理系统树脂捕捉器缝隙宽度是0.2mm。”申请人于2月22日在此回复上签批了“Agree”(同意)的意见。2004年5月8日,争诉双方形成了《会议纪要》一份,称“对于超过0.2mm的缝隙用专用工具进行修理,使缝隙的宽度不超过0.11mm。”在修理后的5月20日,被申请人又称,“因树脂捕捉器滤元经检查出现间隙太小,需要酸洗,改变间隙,现同意酸洗”。争诉双方对经酸洗后缝隙的实际宽度并无一致的意见,但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称酸洗后的缝隙宽度在0.15mm及以上;被申请人则承认其产品的缝隙在0.05-0.15mm之间。2004年11月5日,东北电力设计院将其经申请人同意的同年2月16日意见转达给被申请人,再一次称“树脂捕捉器滤元缝隙0.15mm”是可行的。
      根据被申请人于2004年10月26日发给申请人的传真的记载,申请人于同年8月向被申请人提出了捕捉器外壳顶角大于45度的问题,被申请人随后答复说:“为了满足现场设备的接口要求,设计的锥型封头不能满足GB150的规定……。如果JNPC认为锥型封头不合格,罗门扬公司愿意更换成标准椭圆型封头,但是不能满足进出的距离和俄方设备相同的订货要求”。
      由于争诉双方对缝隙为0.15mm的滤元是否为合格产品,以及捕捉器外壳的形状和角度有争议;申请人拒付货款余额,并向本会提出了退货之仲裁申请。
      仲裁庭认为双方所订合同合法有效,合同虽对缝隙宽度作了约定,但未约定其偏差值。我国颁有GB/T 1804-2000《一般公差 未注公差的线性和角度尺寸的公差》标准,可见当合同未约定偏差值时并不意味着不要公差。因此,没有约定偏差值属对偏差值的约定不明,应当按照国家标准执行。我国原石油工业部颁有SY5182-87部颁标准,并对筛管缝隙宽度的偏差值作了明确规定,因此可以适用于本案。根据该标准,对一种约定宽度为0.1mm的筛管来说,部份缝隙达到0.15mm是在允许的偏差范围之内。申请方的设计单位接受了0.15mm的缝隙宽度,申请方自己也同意了这个宽度,因此0.15mm的缝隙宽度应当是符合争议双方之意思表示的,而且也没有充足证据证明捕捉器缝隙的实际宽度小于0.05mm或大于0.15mm,双方对偏差值范围内的缝宽比例也没有争议,又未约定合格率指标的等级,故仲裁庭认为被申请方供应之产品的缝隙宽度是合格的。虽然由于双方当事人的选择而使GB150-1998标准适用于本案,但捕捉器外壳的形状和角度如果有瑕疵,这种瑕疵也只是表面瑕疵,申请人及其设计单位在审核设计方案、接受产品时对捕捉器的外壳形状和角度未提出异议,因而应当认为申请人已接受了这种表面瑕疵,从而失去了要求排除这种瑕疵的权利。事实上,当事人在选择某种不是必须适用的标准时,是可以排除该标准之某些内容的。因此,仲裁庭进一步认为申请人并无退货之充足理由,应当将余款104400.00元支付给被申请人。
      据此,仲裁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54条和本会《仲裁规则》第60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 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二)申请人于本裁决生效后的10日内向被申请人支付货款余额104400.00元,逾期支付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逾期贷款利率的双倍向被申请人支付滞纳金;
     (三)本案的受理费和案件处理费共计19539.00元(申请人预付了14541.00元,被申请人预付了4998.00元),由申请人承担,并在其向被申请人支付货款余额的同时将已由被申请人预付的部分支付给被申请人;
     (四)申请人自负其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支付的财产保全费。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首席仲裁员:顾一心
                                                      仲  裁  员:张玉军
                                                      仲  裁  员:刘  凤
                                                     二〇〇五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尹兰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登陆邮箱

连云港市律师网-连云港市律师协会官方门户网站 网站制作电话:15651499116 ( 苏ICP备11048900号-1 )

GMT+8, 2018-9-26 12:45 , Processed in 1.07223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