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律师网-连云港市律师协会官方门户网站

 

 

搜索

?°?à????×??±??±ê×??á?ì?é°??¨?ú?í????????

收藏 分享 2011-6-18 16:22| 发布者: lygls| 查看数: 3570| 评论数: 0

摘要: ?ú ?í ?? ?ó???¤???ó???±?? ×÷?????????ú?????????????·???????????ú?í????±?????·?±í?ú?í???????????????é???????é±?°??±?????? ????±???????????·????????????????? ±????????????????ü????±ê??????????±????í?? ...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原告中国江苏三得利食品有限公司的代理人,本律师发表代理意见如下,供合议庭在评议本案时参考:

 

一、被告的判断不符合中文的阅读常识

本律师承认,在对近似商标的判断中,被告享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但自由裁量权的行使不是一种纯主观的心理活动,必须有某种依托,这种依托或者是法律,或者是法理,或者是客观事物。被告在行驶自由裁量权时,显然没有法律和事实支撑。从法理或理论上讲,被告认为在“青啤王子”这个词组中,“青啤”是中心词。这种理解和中文的阅读常识相悖,因为“青啤王子”是个偏正词组,而在偏正词组中,“王子”是中心词,“青啤”则是定语。所以,被告那种“青啤”是“青啤王子”的主要识别部分的观点不能成立。

 

二、原告的主张已获得判例的法理支持

2005102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5)连知初字第7号民事判决中,就香格里拉国际饭店有限公司诉明珠香榭尔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一案,作出了生效判决,认为被告曾经使用“明珠香格里拉”这个企业名称时,侵犯了原告“香格里拉”的商标专有权。和“王子”一样,“香格里拉”的英文是个通用词,意为理想乐园,其中文是个地名;“明珠香格里拉”既已构成侵权,“青啤王子”就不可能不是“相似商标”。

 

三、被告的做法与商标专有的本质相悖

当“青啤”与“王子”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人们就会产生一种联想,“王子”有可能是“青啤”的附属商标。如果允许在现有商标前加上一两个文字就能在同种产品上注册成另一个商标,那么现有商标的专有权就不复存在。试想,我们能允许注册“青啤燕京”或者“青啤百威”吗?此门一开,在啤酒产品上,“大王子”、“小王子”将会满天飞;或许更有甚者,原告可否在啤酒产品上注册“王子青岛”?北京的燕京啤酒可否注册成“燕京青岛”?

综上所述,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背了中文的阅读常识,违背了商标的专用权本质,理应被撤销。

 

原告方代理律师: 顾壹心

 

二○○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附加说明,原告在庭审中举了几个合同以证明原告与第三人的啤酒产品在销区上有重叠;被告认为这些证据均形成于第三人注册商标之前。为此,原告补充8份合同和5份发票,均形成于1999225日之前,而此时,第三人尚未提出注册“青啤王子”的申请。

 

代 理 词(二审)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上诉人中国江苏三得利食品有限公司的代理人,本律师在一审《代理词》的基础上,针对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行政上诉状》,提出如下补充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在评议本案时参考:

上诉人在其上诉状中称:“青啤”是“青岛啤酒”的简称,“王子”是通用且常用的名词;前者有较高的独创性,后者的独创性较弱。因此,在“青岛”啤酒的知名度高于“王子”啤酒的前提下,当“青啤”与“王子”搭配时,“青啤”就成为主要识别部分,从而不可能导致商标的混淆和误认。

按照上诉人的逻辑推下来,“燕京”是北京的古称,亦为通用且常用名词;而在“青岛”啤酒的知名度高于“燕京”啤酒的前提下,如果第三人向上诉人申请“青啤燕京”商标,上诉人一定也会予以核准。但当“青啤燕京”这个商标出现在市场上时,消费者会不会以为“青啤燕京”是“青岛”啤酒和“燕京”啤酒的合资产品呢?这就是消费者面对“青啤燕京”商标时的困惑、混淆和误认。

其实,“青啤”是个生造的词汇,它本身并无特定的含义。将“青啤”与“青岛啤酒”联结起来,离不开“厂商”与“消费者”间的互动,只有在消费者普遍认为“青啤”就是“青岛啤酒”时,这两个词汇才可能产生联结。但是,青海地区的消费者会不会将“青啤”与青海啤酒厂联结起来呢?如果我们一定要把“青啤”与“青岛啤酒”等同起来,那么就犯了商标注册之大忌,我们不能将商品名称注册为商标;例如,“百威”两个字是商标,“百威啤酒”四个字却不能注册为商标。

此外,知名度的高低是有地域限制的,在北京,“燕京”啤酒的知名度未必低于“青岛”啤酒;在江苏,“王子”啤酒的知名度同样未必低于“青岛”啤酒;这可以从市场占有量中得到证实。而且,混淆,未必一定要把“青啤王子”混淆成“王子”啤酒的产品,消费者对“青啤王子”的来源产生困惑即可构成混淆:它究竟是青岛啤酒厂的产品,还是王子啤酒厂的产品,更或是青岛啤酒厂与王子啤酒厂的合资产品?

上诉人在上诉状中进一步称:“如果两商标不存在消费者或者经营者产生误认的可能,则被上诉人就没有受到实际的损害,也没有受到损害的可能,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则不应被判定为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这段话本身并没有错,上诉人错在武断地认为“青啤”是“青啤王子”这一词组中的主要识别部分,依照中文阅读习惯,我们最多把“青啤王子”认定为是一种“并列短语”,而不可能是“后补短语”。在“并列短语”中,“青啤”和“王子”都是主要识别部分,消费者完全有可能将“青啤王子”啤酒误认为是“青岛”啤酒和“王子”啤酒的联合产品,至少在苏北及鲁南地区是这样。

这就如在北京地区,消费者一定会对“青啤燕京”的来源发生困惑、混淆和误认一样。

因此,本律师恳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上诉主张。

 

被上诉人之代理律师:顾壹心

二〇一〇年三月八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登陆邮箱

连云港市律师网-连云港市律师协会官方门户网站 网站制作电话:15651499116 ( 苏ICP备11048900号-1 )

GMT+8, 2018-5-25 05:24 , Processed in 1.06171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